欢迎来到上海市私人调查小三公司网站!

上海侦探调查_婚外情取证_商务调查

专业可靠的私家调查公司
婚姻调查、外遇取证、定位找人等解决方案!

全国咨询热线

新闻资讯

新闻资讯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>新闻资讯

河南21岁“小三”遭殴打视频传遍当地!9天后女子被发现已坠亡生前自称遭到强奸!她妈妈:我女儿不是…

发布时间:2022-03-13来源:上海侦探调查_婚外情取证_商务调查

2016年8月24日,21岁何艺(化名)的尸体在河南省周口市某酒店二层的阳台被人发现。事发九天前,何艺从酒店退房时遭人殴打,并被拍照、上传视频到朋友圈。随后,这段“小三被打”的视频在当地传播,引来一阵网络暴力。何艺离世后,几年来,她的母亲何凯青东奔西走,想为女儿讨个说法。

周三,雨一直下,何凯青回到老房子住了一夜。她顺手摸了摸墙上的壁画,平坦光滑,没藏书信,没有女儿留下来的任何只言片语。四年多来,她东奔西走,对女儿何艺的死因耿耿于怀。何凯青不肯相信女儿是自杀身亡,她认为,即便是自杀,也与当年的视频脱不了干系。

事情还要从几年前说起。2016年8月24日中午11点,河南省周口市公安局七一路分局接到报警,川汇区车站路一家酒店的二楼阳台上,发现一具女性尸体。经调查,死者正是21岁的何艺。

就在尸体被发现的九天前,何艺在周口市太康县一家酒店内退房时,遭人殴打并被拍摄视频,视频流传在当地人的微信朋友圈中。两段长达七秒的视频显示,一名身穿白色衣服的长发女孩,惊恐地被两名女性围住撕扯,其中一名女性抓住女孩的头发,逼迫她看向镜头。女孩害怕求助,不停哭喊。

这段“小三被打”的视频在当地引起了不小的风波,时至今日,当地仍有人记得这一段故事。当时,有人在微信上骂她,说追求她不成,原来是因为喜欢当小三。还有人说,“我包养你,每月8000元钱”。此时,母亲何凯青对此事一无所知,更不知女儿和有妇之夫胡某维持许久的关系。她只是收到女儿的信息,“手机坏了,有事留言。”

发小小寒(化名)在朋友圈看到视频后,赶到了何艺的家。小寒敲门持续了七八分钟,何艺才来开门。“她头发凌乱,光着脚,面部有抓伤,什么也不愿意说,也不愿意报案,嫌丢人。”安抚了何艺后,小寒便离开了。

在警方的笔录中,记者看到,2016年8月24日早上,报案人称,他们在酒店二楼会议室开会时,曾闻到窗外传来的一股臭味,当时还以为是垃圾。直至十点左右,同事到阳台打电话,发现一具女尸,“脚上都是蛆虫”。当即拨打110报案。

据报道,办案民警称,尸体所处位置在酒店一楼一商铺顶上的招牌与墙体的缝隙之间,因此很难被发现。何艺坠亡时,身体并没有在空中划出弧线,或系垂直坠落。警方现场勘验笔录显示,在酒店楼顶边缘发现了何艺生前所用手机。

何艺被发现前,何凯青已经连续多日联系不上女儿了。几经周折,她打听到女儿曾出现在一处家属院附近,她在那里徘徊询问着,希望能得到女儿的消息。“我幻想过很多种可能,也许她误入传销组织了,被人绑着,不让她走动。”

何凯青记得,她和丈夫赶到现场时,周围没有警戒点,遗体已经被带走了,她甚至没见到女儿最后一眼。尸检结果显示,何艺尸体被发现时已高度腐败。法医鉴定意见为,死者系高坠导致体表大面积挫伤,右侧上下肢骨折,胸部肋骨多发骨折,肝、脾破裂,“如此严重损伤又未被及时发现,从而导致其疼痛休克终致死亡。”

2017年3月,周口警方向何凯青出具《不予立案通知书》:何艺非正常死亡案,根据现场走访调查、勘查和对死者的法医学鉴定,该案无犯罪事实发生。

2014年的暑假,经朋友介绍,读幼师的何艺在当地一家茶社做服务员,与茶社老板胡某相识。起初,何凯青并不同意女儿打工,她认为孩子还在读书,年纪太小。但女儿告诉她,只是去做迎宾工作,何凯青才同意了。在何凯青眼里,女儿乖巧懂事,年纪尚小。但慢慢地,她发现女儿开始发呆,带有愁容,“我觉得孩子大了,有心事了。”

根据记者拿到的资料显示,胡某,1987年生。不仅为该茶社的老板,还有另一个身份,名为任某某,曾担任中原银行扶沟支行行长助理、风险部主管。事实上,胡某已婚,且与妻子阿香(化名)有一个孩子。案发几个月后,双方离婚。胡某也已离职去外地。

何艺死后,根据胡某供述,2014年10月左右,他和何艺发生了男女关系。后试图中断,但直至何艺死亡前,一直都保持着这种关系。期间,何艺还为他堕胎三次。

母亲何凯青称,事后,她想起女儿曾拍摄过一张照片,照片中,她穿着新买的连衣裙,和朋友站在一起。“她告诉我,那是老板买的,我当时觉得奇怪,老板怎么还给买衣服,女儿告诉我,她朋友也有,那是为了茶社形象穿的工作服。”

何艺离开后,何凯青想起,她曾在给女儿房间打扫卫生时,发现了一本日记,日记上的大致内容为,“她说她认识了一个男人,她被骗了,那个男人有妻子有孩子,她还为他打了三次胎。”何凯青记得,她问女儿怎么回事?可女儿很生气,只说是抄录的小说片段。自那以后,何凯青再也没见到那本日记。

2016年8月14日晚,何艺和胡某居住在周口太康县的一家酒店内。第二天早上七点多,胡某先行离开酒店。当日中午,关键词优化前期工作很重要,何艺到一楼退房。在大厅中,和前来打牌的胡某妻子阿香及其朋友相遇。

据事发酒店收银员笔录,当时女孩正在退房,大约两分钟后,进来两个中年女子,“看到这个女孩就骂,其中一个中年妇女朝这个女孩脸上呼了一巴掌,另外一个中年女子拽着女孩的头发。”收银员回忆,事发时,一名男性正在拍摄视频。

紧接着,阿香将何艺带到该酒店四楼的房间内,此时,房间内还有阿香的其他朋友。随后,喷胶装盒机阿香的母亲、胡某、胡某母亲、胡某妹妹也前后到该房间。何艺在房间内被拉扯、训斥后,阿香要求让其母亲来接,何艺不同意。胡某称,他离开后,还拨打了110报警。不久后,何艺被允许离开。

该事件发生后,这段视频就出现在不少人的朋友圈中,随即,何艺遭遇了一场网络暴力。胡某称,事发后,他要求家人删掉视频,但“视频已经在太康县传开了。”

“视频传开了,她不想在太康继续生活了,她说她不想当小三,想要正大光明的一起生活。”胡某记得,事发后,何艺给她发来了这样的消息。

8月16日,二人住在周口市一家酒店内,8月17日,胡某称要到信阳参加单位组织的学习。因嫌前一晚住的酒店“太吵”,胡某便为何艺在事发酒店开了房间。胡某拿出一张名为禹姓的女性身份证,交给何艺开房。事后,他解释称,这张身份证是捡来的。

8月20日凌晨两点多,何艺给胡某打了一通电话,电话里传来呼呼的风声,“她说顶楼的风好大,我劝她回房间休息,她就把电话挂了。”天亮后,何艺的电话再也没有打通。

据报道,警方调取的聊天记录显示,8月19日,何艺多次流露出轻生念头,胡某劝说无果后,与其发生争执。

杨某,是胡某“关系非常好”的朋友。胡某称,因为担心女孩的状况,2016年8月18日晚上,他打电话给杨某,要他“帮忙照顾一下何艺”。

据媒体报道,何艺与胡某8月19日深夜11点11分的微信聊天记录显示,何艺称杨某强奸了她,胡某曾回复说,他联系了杨某,杨某说没有强奸,就是喝了些酒,晕晕的。“我骂了他一顿,他说等会醒了给你道歉去,不是故意的。”何艺回复:“不要,我不想见他。”

警方对杨某所做的询问笔录显示,其曾到过何艺住宿的酒店。8月19日下午,杨某第一次到酒店找何艺,“地上和桌子上都是啤酒瓶子、烟和零食”。他发现,何艺已经喝多了,情绪非常低落。“何艺说她在太康出名了,中间还时不时地笑一下。”当晚9点多,应胡某要求,杨某再次去酒店,此时,房间内并没什么不同。只是在厕所的梳妆台上,杨某发现一个类似刮胡刀的刀片,他扔到马桶里后离开了。杨某称,再次回到酒店时,何艺已经睡着了。

一年半后,2018年3月23日,胡某所做询问笔录显示,警方质疑其为什么没有在案发后第一时间如实陈述此事。对此,胡某解释说,他跟杨某的关系很好,“他当时正在喝酒,不愿意去看何艺,是我一直求他帮忙,他才去的。”胡某还称,因为当时何艺一直处于醉酒状态,他觉得强奸之说“是醉话,不是实话”,所以没有在意。尸检报告显示,没有检出人体精斑。

根据酒店记录显示,2016年8月17日中午12时,何艺入住该酒店5楼的客房。8月18日下午3点,何艺曾离开房间,离开前要求服务员“打扫下房间”,服务员进入房间后发现,“有很多啤酒瓶,随意地扔在地上,还有散落的袋装零食”,沙发旁有一双男式皮鞋。

8月19日,服务员再次打扫房间时,屋内没有人,地上很脏,仍有散落的啤酒瓶和零食。8月20日、21日,服务员接连两次打扫房间时,房间仍然没人,“房间里的东西也没动过”。8月22日,服务员又没见到客人,“因押金不够”,酒店工作人员将何艺留在房间里的物品拿到前台,办理了自动退房。

据河南周口市川汇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,胡某和何艺使用他人身份证开房,2018年3月23日,胡某因冒用居民身份证,被周口市公安局七一路分局拘留十日。

太康县公安局的两份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,事发两年后,2018年10月,胡某妻子阿香因殴打他人被行政拘留7日,并处罚款300元。事发四年后,2020年10月,阿香母亲张某因殴打他人,情节严重,被罚款1000元,行政拘留10日。

每隔几天,何凯青就会回到老房子,但她很少在那里过夜,怕想起女儿难过。她买了几样当季的新鲜水果,放在女儿的照片前。

女儿死后,何凯青翻遍了家里的每一个角落,甚至是每一双鞋,可她没有看到女儿留下的任何只言片语。何凯青觉得,“她不会这样离开我的。”在一堆旧物中,何凯青看见女儿幼时的作文,语气稚嫩,“妈妈我的好妈妈,我爱你。”她抚摸了无数次,一直在掉眼泪,“我这么年轻的孩子,我好想替你(死)啊。我的好孩子死的不明白,还落了坏名声。”

房间里的木柜子年代久远,木门上,贴着掉色的小插画。何凯青说,那是何艺父亲以前砸坏了门,何艺懂事地拿贴画盖住了。

房间里的每一处陈设,都保持原有的样子。床单,是女儿喜欢的卡通形象,衣柜里,是女儿的旧衣旧衫,她背过的包,她摸过的玩具。每一样,何凯青都舍不得扔。

何艺十岁时,父母离婚,此后和母亲一直生活在一起。直至2015年,母亲才重新组建家庭。经历下岗风波,母女俩互为彼此的依靠,何凯青在本地打工,还去厦门的电子厂打过一年工,后来在县城夜市上摆摊卖衣服为生。何凯青说,女儿知道生活不易,非常乖巧懂事,印象里,女儿甚至都不哭,连帮妈妈工作时被烫伤了胳膊都没有说。为了逗妈妈开心,临睡前,她就给妈妈讲一个小故事。

2012年9月,初中毕业的何艺考入周口幼儿师范学校,就读学前教育专业。当时的何艺已经出落成一个大姑娘,身高一米七左右,长相出众。在夜市帮妈妈卖衣服时,也常被人夸漂亮。

何凯青说,有人给女儿介绍男朋友,条件都非常合适,可何艺不喜欢,只是说,“太幼稚了”。

何凯青想要女儿能安心离去,入土为安。多年来,她不停地东奔西走,想要还女儿一个真相。太阳落山,何凯青去给女儿买水果的路上,小三轮车里,她和女儿的宠物狗毛毛坐在一起。她很安静,像是自言自语,“我真的很想告诉每一个人,我女儿不是小三,我们也是受害者。”在何艺的好友佳佳(化名)的印象里,好友从来未曾谈起这个男人,在她眼中,好友自尊心很强,“以前她跟我说过,她喜欢年纪大一点的男生。”佳佳觉的,也许这是好友从小缺少父爱导致的。

2017年3月,警方经过调查取证,对何艺非正常死亡案作出不予立案决定后,何凯青不服,提请复议,同年3月21日,周口市公安局七一路分局复议后决定不立案。随后,何凯青向周口市汇川区人民检察院提出立案监督。2020年3月12日,川汇区人民检察院发出《刑事申诉复查决定书》:对何艺死亡案不予监督立案。

决定书称,经该院复查认为,2016年8月17日至22日,胡某在信阳学习期间,没有离开过信阳,排除胡某杀害何艺的嫌疑。关于杨某是否强奸了何艺,没有其他证据予以证实。经现场勘查、鉴定意见、专家研讨等证据,何艺之死排除他杀。从何艺与胡某的微信聊天内容及何艺手机浏览的内容看,何艺均有自杀的嫌疑。公安机关认定“何艺之死无犯罪事实发生,构不成刑事案件”的结论符合法律规定。

2021年4月1日,何凯青就阿香、阿香母亲等五人涉嫌寻衅滋事罪向当地警方提起控告。案件发生后,何凯青一直在为女儿死亡一事奔波。至今,她还对女儿死亡的真相持怀疑态度。

“警方曾经告诉我,一般自杀的话,身体应该在空中呈弧线落下,但我女儿更像是垂直坠落的,那如果排除了他杀,为什么会垂直掉下来呢?而且竟然是掉在了一个并不宽敞的阳台上。”何凯青认为,即便女儿是自杀,也和当年被拍摄视频及被传到网络一事有因果关系,“这些参与者是不是有责任?是不是也应该查出拍摄者和传播视频的人,追究责任?”

何艺的家属希望能够调查清楚她的真正死因,以及死前是否被强奸,“我们希望公安机关能够重新立案调查,恢复并提供给我们相关监控内容。”

就此事,记者致电周口市太康县公安局,对方称,此事还在调查中,周口公安局负责此案。记者致电周口市公安局,截至发稿前,未得到相关回复。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将持续关注此事。

原标题:《河南21岁“小三”遭殴打视频传遍当地!9天后女子被发现已坠亡,生前自称遭到强奸!她妈妈:我女儿不是小三》

分享到:0 用手机看
河南21岁“小三”遭殴打视频传遍当地!9天后女子被发现已坠亡生前自称遭到强奸!她妈妈:我女儿不是…

拍下二维码,信息随身看

试试用手机扫一扫,
在你手机上继续观看此页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