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上海市私人调查小三公司网站!

上海侦探调查_婚外情取证_商务调查

专业可靠的私家调查公司
婚姻调查、外遇取证、定位找人等解决方案!

全国咨询热线

新闻资讯

新闻资讯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>新闻资讯

故事:结婚10年冷漠丈夫突然献殷勤他买下的天价保险引我注意

发布时间:2022-03-28来源:上海侦探调查_婚外情取证_商务调查

正是五六点光景,下班高峰期,司机平稳地开着车,车里常年不变地放着西贝柳斯的弦乐四重奏,原本是舒缓情绪的良药,这会儿却让我的脑袋隐隐发疼。

耳畔即刻响起了与方才迥然不同的明快旋律,期间穿插着几个哗众取宠的广告,随即电台MC用夸张的语气做完了开场白,然后便接通了一位听众的电话。

“我老公好像在外面有人了。”打来电话的女人遮遮掩掩地压低了声音,仿佛怕别人认出自己。

“这阵子他突然对我特别殷勤,又是主动做家务又是送东西。要知道我们已经结婚快十五年了,早就过得不咸不淡了。”

“我觉得他看我的时候特别心虚。”女人补充道,“而且经常背着我打电话,对手机看得特别紧。”

我心里嗤笑一声,如果真的有实锤的话,就不会打这通电话了。女人就是这样,明明可以当个福尔摩斯,却总是选择自欺欺人。

“您别着急,既然没有确切的证据,就不能说明他出轨了。”MC通情达理地给出了女人所期盼的答案,“我建议您再多观察一阵子,也多关心关心他,说不定他心里有其他事情呢?”

夜幕缓缓压低,道路尽头便是我所住的独栋别墅,司机将车停进车库,下车绕至后座,殷勤地为我打开了车门。

烤箱发出微弱的“叮”声,他挑了挑眉,戴上隔热手套,打开烤箱将牛排取了出来,刹那间香气四溢,我顿时便觉得饥肠辘辘了。

“洗个手,可以吃饭了。”他边说边将牛排端到桌边,开始颇有架势地削起了松露。

“上海那个项目不是刚签约吗?”虽然已经不怎么参与公司决策,但基本情况我还是知道的。

“我转给别人做了。”陈勤将红酒倒进醒酒器,抬眸看了我一眼,“总是忙得像个无头苍蝇也不是回事儿,该挤出些时间陪陪你。”

“唔,怎么没有刀叉?”他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在柜子里翻找着,“平时用得少,可能放在楼上了,我去拿。”

陈勤向着楼梯的方向走去,不一会儿又折回来,拿走了放在桌上的手机,同时递给我一个略带尴尬的笑。

如今我总是想,这邂逅要是晚一些,哪怕晚个两年,我可能都不会和他在一起。每当回忆起那些年我为他顶撞父母的种种脑残往事,我都悔青了肠子。

陈勤是山沟沟里走出来的孩子,而我则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大小姐,我身边从不缺追求者,与我门当户对的不在少数,我却偏偏看上了朴实的陈勤。

彼时他总是穿着洗得发白的旧T恤,疏于修剪的刘海铺在额前,白白瘦瘦的,一副弱不禁风的文青模样,抱着一把破木吉他在我宿舍楼下唱歌。我表面上嫌弃却暗自动了心。

我带他去参加酒会,出席晚宴,他像个愣头青,连吃牛排该用哪一对刀叉都不知道。但他也不恼,脸上总带着笑,在我面前一副憨傻憨傻的模样,转头便当上了学生会会长,做起事来简直换了副脸孔,堪称雷厉风行,上海网站制作的注意事项有哪些,学弟学妹看他的眼神里都带着敬畏。

最初恋爱的那些年,陈勤对我好得没话说,虽然我打小衣食无忧,但父母忙于打理家业,给予我的关爱着实有限,常年围绕在我身边的只有司机管家和女佣。毋庸置疑,他们把我照顾得很好,我品学兼优,像是个合格的大家闺秀,心里有一处却始终空落落的。

那些追求我的公子哥儿只会送我皮包首饰,这些东西,只要我想要都会有,根本不需要他们给我。而陈勤却会在下雪的冬夜里为我送来一碗他亲手做的汤圆。

“今天冬至,得吃汤圆才行。”他小心翼翼地从怀里掏出一个饭盒,“看看还热不热,我给你捂着呢。”

饭盒的余温熨着手心,汤圆是芝麻馅的,只吃一口便甜进了心里。我抬眸看见他冻得发青的嘴唇,心里暗暗发誓,我一定要嫁给这个人。

作为一个背负着企业未来的独生女,父母对我的结婚对象自然也有心里预期。大学毕业之后,当我把陈勤带回家时,不出意料地遭到了他们的强烈反对。

当然,他们并没有当着陈勤的面给他难堪,只是背地里对我软硬兼施,逼我放弃他,断掉我的经济来源,又给我安排了好几场相亲。

“你的丈夫必须和你一起撑起我们家族企业的未来,他有这个本事吗?”母亲终究拗不过我的倔强,她也害怕我一时脑热,走向私奔的可笑结局。

这职位不大不小,却是块难啃的硬骨头。他是准女婿,也是空降兵,甫一入公司便承受了各色目光的洗礼,背后嚼舌根的不在少数。

他的部门离公司核心机构较远,手下都是些快要退休的老油条,手动喷砂机做事不卖力,平日里不外乎就是泡茶谈天,安心养老,根本没把他这个新来的小领导放在眼里。

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办法,短短三个月,竟然把部门工作做得风生水起,那些懒散惯了的老职员也破天荒地有了业绩,令所有人啧啧称奇。

那个公司已经没有什么盈利空间,甚至连续亏损了几个月。原本父亲已经打算卖掉,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陈勤这活儿吃力不讨好,但他却一声不吭地接了过来。

那些日子,他风里来雨里去,连跟我见面的时间都没有,三餐随便对付,落下了胃病,连睡个踏实觉都觉得奢侈。

那年我过生日,他好不容易挤出半天时间陪我,我梳妆打扮下楼,看见他的车等在那里,兴冲冲地跑过去,打开车门却发现他已经趴在方向盘上睡着了。

他穿着笔挺的西装,下巴上却胡子拉碴,头发也因为无暇打理直接推成了小平头。听着他沉沉的鼾声,我摸着他有些扎手的脑袋,心酸得流下了眼泪。

在结婚前我便已经与陈勤说好,我不想要孩子,彼时他并没有异议,只说一切随我。

陈勤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,又封建又传统,他们巴不得我能生五六七八个,然而我却连一个都不肯生。

我知道,他的父母隔三岔五便打来电话关心我到底怀上孩子了没有,还托人寄来几大箱奇奇怪怪的中药材。

他喜欢孩子,我都看在眼里,恰逢表哥表嫂的孩子出生,我和陈勤去探望,小娃娃粉嘟嘟的,裹在包被里安静地睡觉。

陈勤小心翼翼地抱了一下,又唯恐弄伤她一般赶紧还给了表嫂,眼神里都是疼爱。

怀抱着顺其自然的态度,我和陈勤不像刚结婚时那么严格地避孕了,然而一年过去了,我的肚子还是迟迟没有动静。

“做个系统的不孕治疗吧!你还年轻,早些做怀孕的几率是很大的,再不行还有试管技术,想要孩子没问题的。”

“不了。”我苦笑着摇摇头,“原本我就不想生孩子,既然不能顺其自然,我也不想勉强。”

从那以后,我觉得自己无法面对陈勤,也下意识地开始抗拒夫妻生活。陈勤诧异于我的变化,数次抽空与我谈却没有结果。

就在这个节骨眼儿,我的父亲忽然恶疾缠身,病魔来势汹汹,几乎生活不能自理。虽然请了好几个护工,母亲仍是不放心,也被一并绊在了医院。

我本就是说一不二的性子,在决定公司未来的几项重大决策面前,我与陈勤发生了分歧。

兹事体大,陈勤不肯让步,我当着董事们的面拍了桌子,指着陈勤气血上头,“你不过就是个倒插门的!”

春天对我来说是一场灾难,那些花粉和柳絮无处不在,我的过敏体质让我对任何植物都只能避而远之,碰上厉害的还能要了我的命。

其实我也明白,我们的婚姻走到今天这一步,作为妻子,我必须担负很大的责任。

好在我们没有孩子,若事情真的走到了最坏的那一步,我们婚姻破裂,我必须守住父母留下的家业,不能让他随随便便瓜分了去。

办公室的门虚掩着,我抬手敲了敲便推门进去。一抬眼便看见宁珊的办公桌上摆了一束香水百合,纵然我戴了口罩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喷嚏。

“呀,你怎么来了。”宁珊见状,赶紧将花转移到了盥洗间里,“你要再晚十分钟我就开会去了。”

“帮我再开点药吧。”我撸起袖子,白皙的肌肤上隐约可见淡红色的丘疹,“一痒起来真是受不了。”

“总是吃药也不是个办法,我们医院有系统的脱敏治疗,就是疗程有点长,但效果不错,你要不要试试?”宁珊接过我的医保卡,点开系统为我开药。

针剂只在过敏严重发作时才用得上,我这些年一向小心,还没干过误食致敏原的蠢事。

“那就先吃这些药吧。”操作完毕,她将医保卡递给我,又抬头端详着我的脸色,“怎么最近这么憔悴?”

毕竟见证着我与陈勤一路走来,在所有人都反对我与陈勤走进婚姻时,只有宁珊一直站在我身边,坚定地支持着我。

宁珊曾经有过一段婚姻,前夫在结婚前对她百般宠爱,婚后却像换了个人。比起其他追求者,他的软件硬件都差强人意,但宁珊就是冲着他对她好,才决心嫁给他,没想到这却最终成为了她婚姻的疮疤。

如今,她又是单身贵族,有令人称羡的工作,有自己的生活,追求者也不在少数,我反而有点羡慕。

分享到:0 用手机看
故事:结婚10年冷漠丈夫突然献殷勤他买下的天价保险引我注意

拍下二维码,信息随身看

试试用手机扫一扫,
在你手机上继续观看此页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