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上海市私人调查小三公司网站!

上海侦探调查_婚外情取证_商务调查

专业可靠的私家调查公司
婚姻调查、外遇取证、定位找人等解决方案!

全国咨询热线

新闻资讯

新闻资讯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>新闻资讯

她不是小三

发布时间:2022-02-15来源:上海侦探调查_婚外情取证_商务调查

十四年前在话剧《恋爱的犀牛》中,她成为明明,就此打开自己的表演生涯,她看起来是如此疯癫且自由。齐溪永远光着脚在排练厅奔跑,时而沉思,时而大笑。

孟京辉评价齐溪:“从不拖泥带水,从不自作多情,就像一个清晰的箭头,甘冽、清爽、有力量。真的,中国找不出这样的女演员。”

之后的她,成为很多文艺片导演镜头下的复杂女性角色,无法用单纯的好或者坏去定义。

这些女性心里藏着太多不为人知的秘密,悖谬而复杂,而齐溪敏感的神经可以准确地将这些角色诠释出味道。

齐溪在很多角色中,无所顾忌地撕裂自己,素颜出镜,甚至是往丑里去演。她是一个真实接地气的演员,早已全然剥离掉自己作为芭蕾舞演员骨子里,那种缥缈空灵的美。

她被大众称为“文艺片女神”,对于类似标签齐溪听过很多,她直言没有文艺片演员,只有演员。

上世纪90年代末,东北下岗潮爆发,王小帅监制电影《下海》镜头下的齐溪,成为中年下岗女人张丽娜。

被硬生生拽进新时代的她再难找到一份糊口的工作,生计无依的丽娜抛下丈夫孩子,借了高利贷,前去法国当保姆。到巴黎后,才发现一切糟糕到了极点。

做保姆根本赚不到钱,丈夫甚至为了还高利贷打算卖房子。面对这失控的人生,走投无路时,丽娜成为当初自己最看不起的“下海”女人,巴黎街头的站街女。

丽娜涂上脂粉红唇,头发散落,媚态十足,等待生意找到自己,陌生男人的一瞥,她就明白来意。

与丈夫视频通话时,丽娜擦掉口红,将头发扎起来,露出久违的笑容。彼时的她,是丈夫的妻子,是儿子的母亲,只是她从未为自己活过。

赚够钱后,丽娜离开这个不属于她的异国他乡,回国后,真相被东北老乡说了出来,丈夫感到屈辱与愤怒,离开了家。

齐溪饰演的丽娜是复杂边缘的,从清高失落到放弃抵抗,最后隐忍平静,那种克制的表演让人感到锥心的疼痛,且难以忘怀。

春节档电影《奇迹·笨小孩》目前豆瓣评分7.4,这是几位小人物逆风翻盘的故事。

在戏中,易烊千玺饰演的景浩厂长将几个为生活努力的小人物召集在一起,过程中每个人也都实现了自我的成长。

在影片中饰演女工汪春梅的齐溪,是一个悲情人物,一无所有的单身妈妈,有听力障碍,一直找不到工作,直到遇到景浩与那群朋友。

这个女性角色是有层次的,从汪春梅的笑容就能得知,她从最初拘谨小心地笑,到最后自信阳光地笑。

被扇耳光的那场戏,她拍了两天被打了无数次,齐溪牙齿咬合、吃饭都出了问题。

为了体会听力障碍患者的日常,齐溪提前两个月就用棉花将自己的耳朵堵住,真实感受这种与正常人有差别的状态。

汪春梅的笑容给齐溪带来力量,“这个角色的底色是灿烂乐观的,所以她一直在笑”。

影片接近末尾,“奇迹小分队”搬离之前工作的地方,那是一个雨后的清晨,他们坐在大卡车后面,途经深圳的各种繁华街道,汪春梅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。

本身跳舞不错的她,从家乡贵州来到陌生的北京,感到从未有过的困顿,解放军艺术学院几乎汇集了全国最漂亮的孩子,齐溪称自己在那里默默无闻,没人关注。

济南的天总是灰色的,很少见到太阳,在部队安稳的日子,齐溪过得不开心,她感觉一眼就能看穿自己将来的生活。

在济南那段日子,齐溪与同伴们每天都被喊去电视台,在明星的身后伴舞,有刘德华、郭富城,也有莫文蔚等人。

十六七岁的齐溪苦闷不已,自己跳芭蕾舞令人惊艳,在解放军艺术学院吃了那么多苦,怎么就成为伴舞之人,失去名字了。

当时的齐溪总爱看一些欧洲电影,无比清晰地感受到电影给自己内心带来的冲击。

为此她与父母大吵了一架,父亲极力反对,“你这军装穿得好好的,学了那么多年的跳舞,以后分房子什么的,多么安稳”。

对于父亲口中的安稳,齐溪极为不屑,她不想过循规蹈矩的生活,决心从舞者转为演员。

她在山东参加了高考,最后齐溪担心自己考不上中戏的表演系,索性报了导演系。

齐溪一米七四的高挑身材,在南方姑娘中较为少见,这个贵州女孩特别飒,一进中戏像是破茧而出,抽烟,走起路来带风,同学们都很喜欢她,集体选她当班长。

大学四年,毫不夸张地说,齐溪是玩着过的,特不用功,她骑着自行车到处溜达,该上课的时候她不上,与北影的年轻人混在一起,玩摇滚,谈恋爱。

读大四那年,导演班有位同学对齐溪说,“你这么疯疯癫癫的,要不去孟京辉那里试试吧”。

齐溪去了,想进孟京辉戏剧工作室需要三轮考试,考完第一轮后,她对导演说自己可能第二轮就不来了,谁知孟京辉说:“你也不用来考了,完事儿直接来工作室吧。”

其实所谓的第一轮考试,也不过是在排练厅,孟京辉让这群年轻人讲笑话,齐溪狂讲,讲着讲着就坐到了地上,可能孟京辉的方式就是她最擅长的。关键词优化前期工作很重要

齐溪觉得自己在精神上与孟京辉像是父女,“我生来就带着他的那些东西:不从众、反主流、有反叛精神、话不会好好说、路不会好好走、饭不好好吃、觉不好好睡、热衷于自己给自己找罪受”。

2008年,她被钦定出演《恋爱的犀牛》中的女主角,这是一个几乎每个女演员都渴望的角色,齐溪的上一版“明明”是郝蕾饰演的。

在当时那么多女演员里,齐溪的确是最适合演明明的人,她看起来是如此疯癫且自由,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她会带给你怎样的惊喜。

这部恋爱圣经,这头奔跑不息的犀牛,是过剩的荷尔蒙,爱情的结局不是这部话剧里所关心的,无法安放的欲望才是。

齐溪永远光着脚在排练厅奔跑,时而沉思,时而大笑,她渴望爱情,但眼神从未具体地投向过舞台上任何一个人。

没有禁忌,没有规范,齐溪演的明明没有那么歇斯底里,反而是将那种神经质放到了生活里,拼命体验明明的情绪,感受一切会让自己痛苦的东西。

这部线多天,在中国天南海北边走边演,齐溪成为继吴越、郝蕾、王柠之后第四代明明的扮演者。

孟京辉评价齐溪:“从不拖泥带水,从不自作多情,就像一个清晰的箭头,甘冽、清爽、有力量。真的,中国找不出这样的女演员。”

在她与孟京辉剧团的四年合同就要到期时,娄烨找到齐溪,想找她出演自己的电影。

孟京辉对她说:“齐溪,娄烨找你,我一定会让你去,如果是别的导演找你,我不见得会放。”

齐溪将自己的第一部电影给了娄烨的《浮城谜事》,与她搭戏的是当时已经出名的郝蕾、秦昊,她一点不怂,表演毫不逊色。

齐溪演的小三桑琪,是个招人恨的蛇蝎女人,在最初看剧本时,她是不喜欢这个角色的,但是作为演员要有信念感,她必须无条件地相信角色。

她演的小三层次分明,为了爱与得到步步为营,满足、委屈、愤怒、不甘的情绪全部写在桑琪的脸上。

2015年,齐溪出演李玉导演的青春爱情电影《万物生长》,改编自冯唐的同名小说。

电影开拍时齐溪的脸过敏了,一张脸布满红色的疙瘩。导演李玉说,你不化妆,全素颜,挺好,她自己也觉得还不错。

齐溪演的白露是秋水的正牌女友,有严重洁癖,追求健康理性的生活方式,对男友爱得用力,也因为掌控欲过强而失去挚爱。

电影里,纯素颜皮肤过敏的齐溪与妆容精致的范冰冰抢男友韩庚,有场“捉奸吃龙虾”的戏,她演技爆棚。

齐溪坐在桌前,不顾形象地吃着龙虾,鲜红色的酱汁糊在嘴巴上,她用手随意一抹,眼神里是对第三者柳青的不屑。

这部片子有着青春时期男男女女的荷尔蒙气息,也彻底摒弃了青春题材电影离不开的狗血剧情,譬如堕胎、出国......

齐溪演的白露,尽管不够漂亮,却是这部电影中的最大能量体,那种炙热的温度让人猝不及防,无法安宁。

一年后,在《春风十里不如你》里,齐溪演的角色叫柳青,与张一山上演了短暂的姐弟恋。

与之前所演角色不同,此次齐溪出演的妇科主任医生柳青风情万种,洒脱独立,是个有味道的大女人,她的敏感让自己天生有一种对角色感同身受的能力。

2017年,在王小帅监制的电影《下海》中,齐溪是东北下岗潮的女工丽娜,为了生计来到法国成为站街女。

开拍前半个月,齐溪与影片中另一位女演员曾美慧孜去了巴黎美丽城,“美丽城”听起来美好,实则是性工作者招揽客人之地。

齐溪每天就在美丽城的街上,看她们如何接生意,后来电影中那些手势与眼神,都是她实地考察的结果。

她感受到些许他人的命运:“我觉得其实这个世界挺多元的,多了解才会发现大家都用一种特别的方式生活着,完全不在你的想象之内。”

计划时代经济下的工人,尊严感建立在对自我身份认同上,被集体抛弃、大梦幻灭之后,一脸错愕。他们没有犯过任何错误,却要承担完全不可能承受的代价。

现实残酷,她只能不停地洗澡、洗澡,似乎滚烫的热水可以洗干净自己的身体。

当她成为角色中的人时,不管内心多么翻江倒海,看起来仍是隐忍、不动声色,有力量感。

在法国经历了这一遭,丽娜早已不再是丽娜,尝遍底层生活的痛楚,人生是那样苦涩,没有出路。

回国后,得知真相的丈夫感到难堪暴怒,他指着妻子鼻子大骂:“你都卖到国外去了”,之后离家出走。

电影末尾,丽娜带着孩子找到了住在一家小旅店的丈夫,她怯怯地对面前这个熟悉又陌生的男人说:“你不回去,那就把店铺盘出去,我带着孩子过来这边。”

她被称为“名导收割机”,她合作过的导演几乎全是文艺片导演,娄烨、王小帅、关锦鹏、李玉、贾樟柯……

在导演的镜头下,这些女性心里藏着太多不为人知的秘密,悖谬而复杂,而齐溪敏感的神经可以准确地将这些角色诠释出味道。

在大荧幕上演了那么多层次分明的女性角色,这种底气源于在线多场《恋爱的犀牛》,十几年前的她是“最冷的明明”。

齐溪在很多角色中,无所顾忌地撕裂自己,素颜出镜,甚至是往丑里去演,她是一个真实接地气的演员,早已全然剥离掉自己作为芭蕾舞演员骨子里,那种缥缈空灵的美。

他执导的文艺电影《地久天长》里,全是演技派,咏梅、王景春,齐溪在其中饰演白月光沈茉莉。

那是一个在时代下悲情女性群体中有自我意识的人,无法掩盖的是她一直对大哥刘耀军的情愫。上海喷砂机在舞会上,两人隔着汹涌人潮望着对方,颇有几分暧昧与忧伤的意味。

从最初的一袭红色长裙、青春活泼,到影片末尾的深灰衣着、满脸沧桑,那是沈茉莉被迫走向成熟的标志。

“茉莉对刘耀军不是爱,而是一种崇拜。就像小时候你会暗恋老师是一个道理,是一种特别有遗憾、需要郑重告别的情感。所以才有后来许多人不能理解的她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南方城市,并蓄意和他有了孩子。”

虽然从传统意义上而言,沈茉莉是一个小三,蓄意勾引大哥刘耀军怀了孩子,她就是想犯个错,而事后她想生下孩子弥补无法再生育的夫妻二人。

她演的大多数角色都没有好的结局,可能过于理想化的人活不过当下,齐溪越来越能体会他人心中的甘苦滋味了。

她一直在拒绝生活与表演的经验,她相信当下的真实感,害怕丢失一种莽撞,丢失一种陌生。

那张棱角分明的脸,天生带着几丝疏离感与桀骜不驯的气质,像是一朵带刺的白玫瑰。

她被大众称为“文艺片女神”,对于类似标签齐溪听过很多,她直言没有文艺片演员,只有演员,“难道演员不应该是什么都能演的吗?”

演了那么多的戏,齐溪仍然是戏红人不红,她没有被大众广泛知晓,她也真实坦率,丝毫不掩饰自己对名利的欲望,“如果冯小刚张艺谋的戏,我肯定哭着喊着去拍啊。”

在《我就是演员》的舞台上,齐溪表演之后,张纪中点评:“你是一个不怎么漂亮的姑娘。”

刚入行时,有人劝她去垫个挺拔的鼻子,削一下脸,或许只有这样演员这条路,才能走得平坦些。

分享到:0 用手机看
她不是小三

拍下二维码,信息随身看

试试用手机扫一扫,
在你手机上继续观看此页面。